從上大學會使用BBS以後 小藍的暱稱都是「紅豆新娘
很多人都有疑問為什麼? 如果有耐心的人就請看完下面這個有點長的故事
(打字打的好辛苦>_<)

********

  Wednesday’s Café開幕以來,每天下午,都會有一個中學女孩到店裡來。

     她留著及肩的長髮,挑染著晚霞紅的色彩。有時,她將頭髮綁成兩股辮子盪在身子前;
有時,又捲成蓬鬆的米粉樣,流瀑般的向四方傾洩。她常常是下了學就來,穿著藍白的水兵制服和過膝的百褶黑裙,
揹著書包,抱了一本交友雜誌和一整疊的的信封、信紙進門;她從不看人的,找了位置就坐下,然後開始振筆寫著一封又一封的信。

   鹿兒會走到她的面前問道:
  「嗨,妳要點些什麼呢?」
  「一客下午茶。」女孩也不抬頭,悶著聲說:「糕點除了不要紅豆口味,什麼都好。」

 
   只是,鹿兒注意到,每回隔壁桌有人點了紅豆類的點心,女孩總是會閉上眼睛,揚起小巧的下巴,
努力的吸氣,再一點、一滴的吐氣,像是要把紅豆的氣味嗅光似的。就像一場儀式,她專注地膜拜著。

    一回,鹿兒端出一只紅豆塔,問女孩:
  「妳是不是不喜歡紅豆啊?」
   女孩也不點頭,也不搖頭,繼續寫信。
  「那麼,我們店裡的新產品,相思福連塔,請妳試吃看看吧。」
   鹿兒把點心放在女孩的桌上。

   不一會兒,女孩停下了筆。她注視著那只紅豆塔,用力呼吸;然後,她把眼睛閉上,用手托起那只紅豆塔,
輕輕咬下一口‧‧‧‧‧
  「妳好。我叫Pink,請問你們這裡缺不缺工讀生?」
   鹿兒第一次看清楚女孩的臉蛋。那細細淡淡的雀斑間,青春無痕的駐守著。

  「嗯‧‧‧我們不需要工讀生耶。」
  「我什麼都會做,妳要我做什麼也都可以,」女孩的語氣十分堅決。「請妳讓我留在這裡。」

   鹿兒不說話,看了看走出廚房的糕餅師。
   糕餅師瞥見桌上那只咬了一口的相思福連塔。他問女孩;
  「妳為什麼那麼想來我們店裡工作呢?」
  「因為,」女孩說;「我想待在這個紅豆塔的旁邊。」
   就這樣,Wednesday’s Café多了一個工讀生,Pink。

   Pink的手腳俐落,送茶送點心都十分迅速;但,只要有客人點到香斯福連塔,她就變得動作遲緩。
用最慢的速度從櫃子裡將紅豆塔拿出,再挑一個最美的瓷盤盛裝,然後,萬般不捨,
像是送別友人似的將點心送到客人桌上,轉了身,還頻頻回顧,深怕客人沒有好好照顧那只紅豆塔似的。

   空閒的時候,Pink也只做兩件事,一是寫信交筆友,一是看糕餅師熬煮紅豆。

   有一次,鹿兒問Pink:
  「妳為什麼要一次交這麼多筆友呀?」
  「我在找人。」
  「對。一個身上帶著紅豆粉甜味的男孩。」
   筆友交了一段時間就要見面,Pink乾脆都把對方約在店裡。
見面那天,Pink會帶來一株細長的植物,然後問男生:
  「這是什麼?」
   男生們常常是看著眼前這個怪怪的女生,拿著莫名其妙的植物,然後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   見完筆友,Pink會有些懊喪,躲在廚房裡看糕餅師熬紅豆。
   煮紅豆要先煮沸一次,沖冷水讓它脫皮,然後再慢慢地熬。
   Pink看著鍋裡的紅豆,一語不發的讓煮沸的熱氣襲上臉。
  「小時候,我認識了一個男孩,」Pink的語調有些少女獨特的輕跳喜悅,卻又帶了些莫名的悲傷。
  「他說,要娶我做新娘‧‧‧」

   小學的時候,Pink的爸爸經商失敗,媽媽帶著她暫時回到鄉下的娘家。住在磚瓦屋裡,踩在泥土地上,
用井水洗澡,掛蚊帳睡覺,這些都是Pink這個城市小孩所不能適應的,就連最心愛的洋娃娃也都不見了。

   新環境,新學校,新同學,Pink十分不習慣。尤其是班上幾個臭男生老愛趁他不注意的時候,
從身後用力拉她的辮子,那驚心的一痛,常常讓眼淚蹦出眼框。但Pink總是強忍著痛,奮力追上那些男生,
然後再用力甩著辮子,抽過臭男生的臉,留下鞭笞的痕路,以報一劍之仇。

   漸漸的,臭男生們不敢再拉Pink的辮子,卻還是找機會欺負她。
   學期開始,老師教小朋友們種紅豆,然後觀察它們的成長。教室後面,小朋友找來各式各樣的容器種下自己的紅豆,每天每天記錄著它們的發芽、抽長。

   一天,Pink竟然發現,自己的紅豆全部被折斷了;一株一株,像是失了魂似的萎縮枯槁。

   她漲紅著臉,知道一定是那些臭男生幹的,卻一點辦法也沒有。沒有了紅豆,她就無法觀察,
也就沒辦法交作業;重新種一批,也來不及了;想找同學商量,卻沒有一個熟識的。
Pink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除了焦急,什麼法子也沒有。

   「‧‧‧我,我發現我紅豆種太多了,分這幾顆給妳好不好?」
    坐在隔壁的男孩在下了學之後,捧了一只小缽,裝了許多的紅豆幼苗,遞到Pink面前。

   Pink看著男孩的臉,看著嘴邊的兩漩梨窩,落下了眼淚。
  「妳,妳別哭呀,」男孩說:「不要哭,不要哭‧‧‧」
   Pink止不住的掉眼淚。她想著那幾個臭男生嘴臉,想著自己的委屈,想著爸爸的離開,想著沒有洋娃娃的日子‧‧‧

   等Pink抬起頭來,太陽都西斜了。可是,男孩竟然還站在眼前,他用胖胖的小手拉著Pink的衣袖,噥噥說著:
  「妳不要哭,不要哭嘛‧‧‧」
   Pink看著男孩眼裡兩滴不知所措的淚水,不知怎的,緩緩笑開了。

   後來,Pink才知道男孩是自己的鄰居,家裡經營冰店的。從前不相識的時候,Pink還跟他們家買過冰吃。

   認識了以後,男孩便邀請Pink到家裡玩,然後領著她到冰庫裡;冰庫裡冷冰冰的,連吐出的氣息都成了粉白色的霧氣;霧濛濛間,一個個大冰箱矗立著,裡面裝著各式各樣的冰品。綠豆、芋頭、花生‧‧‧男孩很大方,一種一種的拿給Pink嚐;就這樣一種一種的吃,他們常常再冰庫裡一待就是一整天。

   Pink記得,男孩身上總有一種粉粉的甜味,像是花朵初開的芳香。她喜歡靠近男孩,深深地嗅一口氣。

  「那是什麼味道呀?」
  「紅豆吧?!晚上我都要幫爸爸煮紅豆作冰棒。」
  「所以,你會煮紅豆湯囉?」
  「嗯。」男孩拍拍胸脯,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。「等我們的紅豆生出許多小紅豆,我就煮一碗紅豆湯給妳吃。」

   於是,兩個孩子開始寄盼著自己種的紅豆快快開花結果,讓他們可以煮一碗「自己的」紅豆湯。

   紅豆開出小白花的那一天,他們高興地爬上大樹唱歌。
   終於,紅豆結出豆莢,豆莢成熟後,剝出一顆顆晶瑩飽滿的紅豆來。他們小心翼翼地把一顆顆紅豆收好,
帶到男孩家的廚房裡。男孩找來鍋子,注滿了水,打開爐火,準備煮紅豆湯。

   不一會兒,廚房裡就盈滿了男孩身上慣有的粉粉甜味。
  「好了沒?」Pink性子急,頻頻問男孩。
  「還沒。」男孩說:「哪有這麼快。」
   再過了一會兒,Pink又問:
  「好了沒?」
  「還沒。」男孩說:「還要煮很久啦。」
  「到底好了沒嗎?」
   Pink等不及了,乾脆自己打開鍋蓋。
   只見一陣蒸氣往上冒,Pink的手一陣熱痛。她一急,想丟開鍋蓋,卻沒想到鍋蓋打到爐上的鍋子,
鍋裡的滾熱紅豆湯一股腦全潑上了Pink腿。

  「啊!」Pink痛極了,嚎啕大哭。
  「啊!救命啊!」男孩被眼前的一切嚇慌了,不知如何是好,也跟著大叫。

   大人聽到哭叫,趕緊跑來,男孩的父親快快把Pink抱到醫院
   等Pink再有意識,已經是在醫院裡,她昏沉沉間聽見男孩的父母在跟自己的媽媽道歉,一旁還有男孩的啜泣聲。
醫院的燈光分外刺眼,Pink閉上眼,又入睡了。

   Pink在醫院裡住了幾天才回家,被燙傷的右腿從此留下一道皺皺的疤痕。受傷以後,Pink變得安靜極了,
因為班上女生不敢靠近她,都離得遠遠得;男生也都取笑她,說她以後會嫁不出去。只有男孩緊緊地跟在 Pink的身邊,幫她揹書包,拿便當,陪她到醫院換藥;他們一起上學,一起回家,一起做作業,一起玩。男孩還跟Pink說:
  「以後你嫁不出去,就做我的新娘。」
   Pink愣了一愣,害羞的說:
  「人家才不要‧‧‧」
  「我會每天煮紅豆湯給妳吃,而且保證不會再讓妳被燙傷。」
  「不要‧‧‧」
   只是,在Pink心裡,已經為男孩留下一個位置,那個角落綴滿了紅豆花的純白與芳香。

   「我們只認識了一小段時間,從種下一顆紅豆到開花結果的時間。還不到寒假,爸爸就把我們帶回城裡,我再也沒有看過他了。」Pink說:「說再見的那天,男孩捧了一碗紅豆湯給我,要我記得,嫁不出去的時候要回去找他,做他的新娘‧‧‧他跟著我們的火車,一直跑,一直跑,跑成地平線的一顆小黑點‧‧‧」

  「後來呢?」糕餅師問。
  「回到城市以後,我們還是常常搬家,所有跟他有關的東西都搞丟了,連他的名字也不記得‧‧‧就這樣,我們失去聯絡‧‧‧」望著鍋裡的紅豆,Pink說:「我也回鄉下找過他,卻聽外婆說,他們也搬家了。所以我開始寫信交筆友,屬名『紅豆新娘』,希望能找到他‧‧‧」

  「妳要他娶妳?」
  「我只是,想見見他‧‧‧」一抹嫣紅飛上Pink的臉。「我還用嗅覺來尋找她。我不紅豆,這樣就不會沾上紅豆的味道;然後我努力的嗅聞,每一個人,每一道紅豆做成的點心‧‧‧你的相思福連塔裡,就有他的味道‧‧‧」

   糕餅師知道,Pink心底那個為男孩留下的位置一直都在。糕餅師想跟她說,要在茫茫人海裡找一個人,並不是容易的事。
   他終究沒有開口,因為,有些夢想不一定要完成,就像有些愛情不一定能成全;比結果更重要的,應當是追尋的過程吧。

  「有一天,」糕餅師說:「妳會找到他的。」
   糕餅師沒有說出口的是:或者,一個比他更好的男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ROM『禮拜三的糕餅課』by陳慶佑

*******

看完上面的故事後 喜歡紅豆的我除了有了紅豆新娘這個暱稱外
還學會了三件事
1. 凡事欲速則不達—Pink就是太心急才會被燙傷
2. 燙傷時要沖脫泡蓋送—以把傷害降至最低
3. 男生要有guts—這樣就會有個女孩在心底為你留一個位置

禮拜三的糕餅課』一直是我最喜歡的書之一
即使裡面的每個故事我都已經看到滾瓜爛熟了 我還是喜歡反覆地重看
除了每一篇小故事都是一種甜點的故事外 最重要的是每次看完心底都會有種溫馨的感動
即使是不好的結局
它讓我覺得 我們在不斷流逝的時光中成長 從單純的生活變到為了生存而得打拼的職場上
有時候我們會做出一些與自己理念相違的舉動
但不論如何 心中都要為最單純簡單的自己保留一個空間 因為有一些東西是恆久不變的

哈 前面講了這麼多 其實都跟主題沒有關聯 噗

最近公司的女生同事瘋狂愛上公司附近一家叫做「黑川」飲料店裡的紅豆沙鮮奶跟綠豆沙鮮奶
小藍當然也不例外啦(其實是我先發現很好喝的!) 不過一杯700cc的也不便宜 要價40NT
但是不管熱熱喝 還是冰冰喝  真的都很好喝~

昨兒個晚上 趙先生跟他的朋友同事們臨時起意的說要來逛中原夜市
對中壢可說是人生地不熟的我也很厚臉皮的跟去一起吃吃喝喝了
而小鼎來我家接我的時候 拿給我一個寶特瓶裝的東西
原來是他幫我煮了紅豆湯 然後打成沙讓我自己可以加鮮奶調成紅豆沙鮮奶啦>///<

雖然小藍沒有很大的成就 但是我每天都過的很開心 很滿足
因為我知道我有愛我的家人與朋友 而且我跟其他許多人比起來 我還多了那麼一點點的幸運
蔡智恆『暖暖』裡的暖暖沒有去過暖暖 但是我去過
『禮拜三的糕餅課』裡的Pink依舊沒有找到那個身上有粉粉甜味的男孩
但是我找到了 他也會幫我煮甜蜜蜜的紅豆湯
所以我是幸運又幸福的紅豆新娘~

shiningoc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funkitchen
  • 這位小姐
    該不會想用這麼長的故事打發讀者吧你@@
    還有學到第4個就是,原來煮紅豆要先沸騰在沖冷水喔(筆記ing)

    話說紅豆還真是我們共同愛好之一耶~~

    照桑也太貼心了吧他...從哪學來的啊 哈